乐居镇-侯宁画室 @Jennifer Huang

@Jennifer Huang 写的: 乐居镇-侯宁画室

乐居镇(Locke)藏身于加州首府Sacramento南边小得不能再小的一个城市walnut grove里,walnut grove有多小?城市人口725(根据路口的入城牌坊,Wiki上说2010年人口增长到了1542)。那乐居镇有多小呢?常住人口共七人。

这小到喂不饱蚊子的乐居镇有啥稀奇的呢?侯宁画室在这里,为了一窥究竟,大队人马跟随着硅谷亚洲艺术中心的舒建华馆长,浩浩荡荡地杀向这七人小镇,周日咱们给它来点不一样的动静。

侯宁,旅美华裔知名画家,以前对他的了解仅限于他那漫山遍野温暖而又灵动的花卉油画,令人驻足良久,回味不已。

今日见到本尊,感觉太有趣了,梳着张飞头,爽朗热情,才思泉涌,想问艺术问题吗?必有专业独家高见,想探讨人生哲学吗?更是鸡汤加药丸儿,诸位想不喝都不行。

问油画的层次感怎么表现?“高光!”侯宁伸出手指,指天怼地,重重地强调,不由得让我想起刘索拉的《你别无选择》里的森森,高手是要用砸的方法演奏钢琴,要的就是“妈的力度!”,看来油画的精髓也要讲究“妈的高光”了?

“不然”,侯宁话锋一转“高光是最后的点睛之笔,好的画家,百分之八九十的时间是在画暗的色,尤其是人的眼睛无法分辨的色系…”嗯,有道理,人眼往往定睛在高光所在,但真正能烘托出层次格局的反而是那些深邃模糊的暗色调,比如白与灰,比如蓝与紫。高光是那最后开出的花,暗色却是那实实在的土地,难怪油画给人的感觉是如此色彩千变万化,人与人视力的微小差别,光与影的魔幻烘托,造就出千人千种印象,万人万种感受。

以前觉得侯宁的花画得真好,这次参观觉得他的人物画更出色,比如画他的忘年交Jerry,九十多岁的老人,眼神表情栩栩如生,so full of life,“知道为什么吗?因为Jerry热爱女人,女人就是温暖!”艺术家的洞察力不是盖的。

还有一幅女士的肖像画,笑容姿态,怎么看怎么有味道,忍不住好奇心:这人是谁?一定很特殊吧? “噢,这是我干妈!”侯先生答。果然,只有如此熟悉的人,才能画出她的灵魂。 “charming!”观者只能这么说。

侯宁转身给大家介绍他的得意之作,美神维纳思边上的一幅画:切开的桃子,这桃子是啥意思?它代表女人的子宫,话说西洋人体画,画到一丝不挂就江郎才尽到头了,而女人作为生命的承载者,代表世间一切之美好,用美好的事物来代表女人,嗯,听起来好象没毛病,要么侯大师会忽悠,要么文青思维短路,反正身为女人,本人一点没觉得被冒犯,反而觉得这桃子画得实在妙!

侯宁的艺术感受实在是太丰富了,我从没见过一个艺术家如此地热情奔放,倾心吐意,毫无保留地把他的独家妙法,悉数分享,令在座的美术爱好者兴奋不已。一个如此无我忘我的画家,艺术,是放飞,是归宿。

乐居镇,于别人,是地图上找不到的遗落的old china town,于侯宁,是爱我所爱的世外桃源,于我们,是一趟有趣又满足的艺术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