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岁的孩子怎么防欺凌(Anti-Bully)

3-5岁的孩子怎么防欺凌(Anti-Bully)
转载自:2016-07-08 壮壮妈 亲妈宝

点击上方“亲妈宝”,订阅精彩文章!
作者介绍
壮壮妈,曾任职管理咨询公司,不慎与一精力爆棚、日日拆屋的黄口小儿签了一个为期18年的战略、规划、实施大单(还是个非盈利、倒贴本的项目),故目前在美国农村深居简出日日打怪。为人懒散,但由于总是勤劳地思考偷懒的办法,也常被误解为是一个勤劳的人。
原创文章,欢迎获得授权后转载。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请尊重原创!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小孩子也不例外。江湖上经常混的,无非三大派别:欺负人的(Bully)、被欺负的(Victim)、旁观的(Bystander)。他们的亲友团大致分为彪悍派、包子派、逍遥派,有的止于对孩子耳提面命,有的亲自下场宣战。亲友团都是老江湖,为人处世几十年,有了湖一代湖二代后,心里根本没打算被别人指教该怎么做人怎么教子,毕竟大家笃信的江湖规矩都一样:只要我孩子不吃亏,你们爱咋咋。怎么才能不吃亏呢?强身健体,遇事能喊会闹不认怂,仿佛没有“不和你玩”和“打回去”解决不了的问题。

壮壮妈抱着这样简单的理念过了几年,甚至当胖妈发起讨论“孩子被欺负了怎么办”,我还只是云淡风轻的扔了两个美国官方Anti-Bully的网址过去。然而,这场讨论刚过去,我就发现壮壮正在夏令营里面遭遇欺凌。事后觉得有必要撰文记录一下这场幼儿园阶段的孩子(3-5岁)的防欺凌实战经验,及此年龄段特别需要注意的几个误区和疑惑。

由于壮壮妈从小没有被欺负过,壮壮也不是容易被欺负的小孩,所以我们着实谈不上很有经验,实属挂一漏万之作,全面和系统的防欺凌知识推荐大家上文末所附的各种官方网站学习。
在“不可能”的地点被“不可能”的人欺凌了
目前不到4岁的壮壮就读的私校对学生品行、纪律、风貌、言谈等均有严格要求,不管是学前班还是中学,各年级的老师非常和气,但也非常严格,孩子们出现不恰当举止简直随时随地会被温和但坚定的纠正。然而这个暑假,就在本校组织的夏令营活动中,壮壮在老师们眼皮底下遭受了欺凌。

而欺凌他的小A是他的朋友,一个比他高一级的小男生。由于几乎每天都在学校的操场一起课外活动,他们个性投合成为朋友,小A曾把壮壮(后文有时会简称Z)介绍给家人并宣称“Z is my bestfriend(Z是我的好朋友)。”

夏令营由多个4天一期的主题(section)组成。每个section都是混龄的,有专门的负责老师;报名时可自由选择section进行组合。这就让原本不同年级的小A和壮壮在夏令营时多次成为“同班同学”,而且每一周的老师不一样。夏令营的这种安排使得没有老师可以识别到发生在壮壮身上的事情是重复性的。

夏令营第一个section的第三天,放学回家后,壮壮和我说“今天小A哥哥叫我Bad Z,我说stop了”,我说“他为什么这么说?你们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壮壮说没有。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过了一个周末,夏令营第二个section开始,第一天放学回家后,壮壮又和我说“今天小A和两个女孩子叫我Bad Z,我说了stop,但是他们不stop”。壮壮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不开心,我就说“你要严肃的和小A哥哥说“Stop! It’s not funny. It’snot nice too(停,这不好玩,也不友好)”。大声说!也可以告诉老师”。壮壮点头说“I can protect yourself(我能保护自己)”。

然而第二天放学回家,壮壮汇报“今天更多小朋友叫我Bad Z好多遍,我大声说了S-T-O-P,他们不stop,他们还唱了Bad Z的歌,他们唱“Youare Bad Z. You are funny Z. You are Bad Z. You are funny Z…..””。我问壮壮“你和老师说了吗?”,壮壮说“老师听见了,她没有叫小朋友stop”。他说“小J(壮壮的同班同学,也在夏令营)没有叫我Bad Z,他说stop了。He helped me out(他救我了)”

接下来的几秒钟壮壮说的话让我心都要碎了,至今回忆起来仍觉得难过——他低下头轻轻的说“小J没有叫我Bad Z,他也没有说stop”,接着抬头说“要是小C(壮壮的同班同学,最好的朋友)在就好了,小C会说stop,会help me out.”。我蹲下来紧紧抱住他,问“你是不是害怕了,所以你希望有小朋友帮助你”。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此时我已经确认壮壮被欺凌了,而且他的感情受到了伤害。壮壮是个有幽默感开得起玩笑的孩子,连着几天被好朋友小A叫Bad Z,且逐渐升级,他已经由觉得好笑到觉得不好笑了。最重要的是他对小A的行为感到困惑,作为一个10个月大就在美吉姆和抢他摇摇马的2岁姐姐对峙10分钟的小孩,他并不畏惧“打回去”,但此时“打回去”不能解决他的困惑,而他也不想失去小A这个朋友,所以也不能“不和你玩”。匆忙间我飞速地决定采取一些行动解决问题:

一、查阅防欺凌网站,增加理论储备,为将来有可能产生的与老师、与学校、与学区、与律师等各方的沟通做准备。

Bully无小事,绝不接受含糊、擦边球、和稀泥的处理方式,解决得不好就层层升级。
壮壮遭受的是言语欺凌(Verbal bully):贬低、嘲笑、起外号等都属于言语欺凌;
壮壮和欺凌他的孩子们之间力量不对等(Imbalance of power):一个不到4岁的孩子 vs. 多个4岁或5岁以上的孩子;
事件具有重复性(Repetition):已经发生3次了,且愈演愈烈;
壮壮受到的伤害已经以多种形式体现出来:他从周末起就有点粘我,本来他自己单独睡房间已经几周了,突然要求和大人睡;他迫切希望摆脱困境,都已经虚构出被旁观者救助的情节了,这是一个非常明确的求助信号。
对事不对人:我们希望解决的是本次欺凌事件,并不想上纲上线为小A贴上欺凌者的标签,或者给壮壮贴上被欺凌者的标签。本次欺凌事件由于夏令营课程的非连续性,造成老师监管脱节,只需提醒老师即可。鉴于目前事态不严重,我们甚至不会和老师提及欺凌者的名字。但开学后如果仍有持续性的欺凌事件发生,则必须校方治理。

在校园内出现欺凌事件,不是某个孩子的问题,也不仅是他家长的问题。老师有没有及时发现,有没有及时制止,事后有没有对欺负人的孩子家长细致询问并责成严厉整改以帮助这个孩子消除欺负人的行为,有没有和被欺负孩子的家长谈到如何疏导孩子的心理,等等。

我也耳闻过国内少数幼儿园老师的不得当做法,直接将欺负人的小孩名字交出去,让双方家长开撕,避而不谈自己的责任,将自己由一个应该有崇高威信的教师的地位降格为保姆、陪玩,给孩子示范的是见风使舵趋利避害的反面形象。幸好美国整个系统是严格压制bully的(多起victim枪杀bully和bystander血洗校园后换取的惨痛教训),从学区到学校到老师都被充分empower可以用强硬的态度处理bully。从小教会孩子正确的处理bully流程,可以帮助他在必要时有效利用系统的力量保护自己。

二、和壮壮一起观看针对3-5岁幼儿的防欺凌教育视频给他扫盲,并进行演练
以“preschool anti-bully”为关键词在youtube一搜一大堆,一般为生动形象的动画片。我们看的是McGruff the Crime Dog的5分钟小短片,清晰明了的介绍了被欺负者的特征,怎么与被欺负者沟通,被欺负者应该采取什么行动,旁观者应该采取什么行动。

看完后壮壮明显振奋了,说“小A哥哥不对,他这是bully”,不断重复McGruff警长教的“Stop,Talk,Walk”对付欺凌三步骤,还学它的夸张手势。这个片子他当即要求重复看了5遍。

我又和他演练“Stop,Talk,Walk”三步骤的具体实施:壮壮充满信心的把手一摆说“Stop”后,就说“然后我就Walk away啦,我去找老师,我就回家来找妈妈”。我说“可是你还要talk啊,你要告诉小A哥哥“You’re hurting my feelings.It’snot nice. It’s not a good choice(你在伤害我的感情,这样不友好,这不是个好选择)”,你要看着他的眼睛大声的清楚的告诉他。”

在我看来不talk就直接walk away这种溜之大吉的行为是不可取的,明明我方有理为什么要逃走而不留下来把对方说得服服帖帖哑口无言呢?然而演练了几次,壮壮依然跳掉talk这一步骤,我突然悟到,原来他还在害怕呢,这个平时乐观开朗勇敢无敌的小孩子毕竟还不到4岁啊。于是我不再勉强他做为难害怕的事情。

我也又再一次次对之前发生的事情进行如下几点询问:1)叫你Bad Z的共有几个人,他们叫什么名字,如果不知道名字,描述他们的性别、头发长度颜色等特征;2)在场听见的小朋友都有谁,他们当时做了什么;3)有无老师在场,在场的老师做了什么;4)你们之间的对话是怎样的;5)你当时的心情是怎样的,别扭,害怕,难过,还是愤怒。

这个年龄的小孩子,说话有一搭无一搭,有时还会把事实与想象混淆,但只要大人用各种方式技巧在不同时间反复核实,总能拼出一个较为接近事实的版本。我还让壮壮唱了那首BadZ Funny Z之歌并录下了视频。

事情如我设想般解决得异常顺利。早上送完壮壮后,我和老师两人之间进行了1分钟不到的谈话,我告诉她“He was called Bad Z repeatedly by several older kids since last Thursday at Mrs.***’s class.(从上周四在**老师课上开始就有几个大孩子经常性的喊他Bad Z)”。从我这个bully定义式的描述里,老师秒懂问题,告诉我她会盯紧这帮小孩。之前老师的确看到小孩子们凑一堆说说笑笑,但看上去没什么不对头的,我们均同意这是课程不连续造成,况且还只是初级阶段,壮壮甚至还没开始报告给老师呢。

当天放学后壮壮心情又回到放松的状态,不再关心此事,完全心不在焉,套不出话来,问他怎么解决的一律敷衍“我stop,talk, walk啊”,对已经失去利用价值的母后爱搭不理。此后几天我坚持盘问,得知小A哥哥貌似还势单力薄的坚持叫了几天Bad Z(每天只喊一遍,就他一人喊),然而壮壮已经潇洒向前看不受影响不予搭理。

经过突击教育的壮壮,知道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是什么事情,知道可以怎么应对,再无之前的慌乱和委屈。我和他说,不用因为是朋友就忍受他不尊重你。后遗症是,在家我略批评他几句,他就看着我的眼睛大声说“You’rebullying. You are hurting my feelings.”
3-5岁孩子的欺凌现象不可忽视
很多的父母和老师都认为,这么点大的孩子,多么可爱啊,最多也就调皮点,谈不上欺凌别人,有些家长太事儿了。

一、不要以“年龄小”为由放松管教
Brenda Nixon所著的“The Birth to Five Book”中明确指出,3岁前的婴幼儿还不具备感知同情结合的认知能力,因此他即使物理上或情感上伤害到其它小朋友了也不能够体会到对方的心情。但是,3岁之后的幼儿已具备此能力,此后的欺凌行为不能用年龄小来掩护,也不要抱着“顺其自然,日后再说”(wait-and-see)的态度,让欺凌发酵到具有显著破坏性的程度,而应尽量防微杜渐,从小教育。以免被欺凌者自尊心受损、感情受伤害、害怕、焦虑,也避免欺凌者从小难以建立真正的友谊,这辈子每个阶段的关系都出现问题。经常性喜欢欺凌别人的小孩,心理一般有需要疏导的地方,日积月累总会有一天在人生的某个节点突然溃不成军。

二、正确区分“带攻击性的玩”还是“欺凌人”
小孩子个性不一样,有些文静安宁,有些淘气玩得野。而且状态不好时行为也会特别出格,如饿了、疲劳了、病了,爹妈离婚,爹妈二胎三胎四胎,都有可能造成孩子短期内对别人具有攻击性。孩子们之间玩着玩着友谊的船就翻了,一会儿船又正了。

但是“带攻击性的玩”(aggressiveor rough playing)和“欺凌”(bullying) 有着本质区别:
欺凌是多次重复的行为,但由于某些行为的特异性,有时也不重复;
多次下手欺凌的对象是早就计划好的,有组织,有预谋;
欺凌的目的是蓄意让对方受到伤害,或者得到更多的控制权,或者得到更多的注意力;
欺凌的对象往往比自己弱小;
欺凌往往背着大人发生,因为害怕大人会干涉;
“带攻击性的玩”对事不对人,“欺凌人”对人不对事

例如,两个孩子抢玩具,抢的过程中推打到对方,身强力壮的大孩子抢走了小孩子的玩具,小孩子坐在地上哇哇大哭。如果大孩子抢到玩具就停手,那么仅仅是“带攻击性的玩”导致的“严重的冲突”。

如果大孩子抢到对方的玩具,对方放弃玩具,大孩子见状继续把玩具砸在对方头上,用尽办法,直到看见小孩子哭自己才得意的笑了,这就是欺凌。因此,上次胖妈帖中描述的,一个孩子拿出自己的玩具给所有其它孩子玩,除了胖,然后进一步嘲笑胖“鞋子不好”“衣服不好”,希望直到对方哭泣才满意,这就是非常典型的欺凌。

常见欺凌类型有:
言语欺凌:取笑,叫外号,讽刺,威胁;
社交欺凌:败坏别人名誉或关系。如有意的排挤某人参与集体活动,让其他小孩不要与某人做朋友,散布某人的谣言,在公开场合让某人尴尬丢脸;
物理欺凌:打、踢、掐、吐口水、绊人摔跤、抢走或毁坏别人的玩具、做粗鲁手势

一些防欺凌网站
http://www.stopbullying.gov/
http://www.pacerkidsagainstbullying.org/kab/
http://www.pacer.org/bullying/
http://www.safechild.org/
http://www.newkidscenter.com/Bullying-in-Preschool.html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亲妈宝”,与一群有趣、有爱的妈妈、爸爸一起探索科学育儿之路。

Views 2401394 Re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