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7 Abigail Hing Wen Event

APAPA Ohio Presents: Asian American Identity and Struggle – Keys to communicating between generations
APAPA Ohio Summer Internship Program is proud to present keynote speaker Abigail Hing Wen, New York Times Bestseller author of “Loveboat, Taipei” to talk about Asian Identity. Attendees are invited to submit questions on their struggle with their Asian Identity, and what they learned when communicating with their parents/children/grandchildren about the current events.

2020/01/04 谁的傲慢与偏见 BY 琛琛

谁的傲慢与偏见

BY 琛琛

今天有幸和几位好友一起欣赏了一出高品质的舞台音乐剧。剧情改编自英国女作家简.奥斯汀的著作“傲慢与偏见”。演出非常的成功。从布景到服装,从编导到演员都堪称完美。演员都极尽的符合原著里的形象。连Mr. Colins的酒糟鼻子这一细节都没错过。音乐旋律很是流畅,合声部分天衣无缝。剧情安排紧凑而无拖拉感。保持了原著的诙谐幽默。看完以后,耳边余音犹存。

英国女作家简·奥斯汀出生于18世纪的英国乡村小镇,她没上过正规学校,但受到较好的家庭教育,她终身未婚。奥斯汀的作品以轻松诙谐的笔调,描绘了当时英国乡村中产阶级日常生活与田园风光,尤其是绅士淑女间的婚姻爱情风波,一扫当时文学界假浪漫主义潮流。

简.奥斯汀的傲慢与偏见是我最喜欢的文学作品之一。记得初读时是在初二那一年,那时整天不务正业,考试成绩一路红灯,都快影响交通秩序了。总是一个人偷偷摸摸的看闲书,傲慢与偏见那是每天必读的。总是想象着Mr.Darcy的样子。憧憬着英式乡村的美丽。后来看了BBC,1980版的电视剧,更是觉得精彩无比。

书里不止谈到了几段不同的姻缘,更深刻的描述了多种人物的个性。此书虽然出于18世纪,可是人性的描写放于今日还是超然适宜。歇斯底里的母亲,大智若愚的父亲,刁钻古怪的妹妹,宽厚善良的姐姐,逆来顺受的好友,猥琐卑微的表兄,趾高气昂的贵妇。然后是一串贪婪狡诈,自私自利,高傲自大,木纳可爱的男士。放眼身边,这些人物都在有声有色的演绎着生活版的剧情。

没有傲慢,哪来的偏见。人性的一大弱点就是莫名自大后的偏听偏信。两者之间可以无限循环。为此错过多少良友,毁了多少姻缘。好在我们有一个18世纪的女子,用文字提醒你的偏见,我的傲慢。人生就是一场自编自导的剧。谢幕时,唯有自己的掌声最为珍贵。切莫让傲慢与偏见挡住了精彩的世界。

2020/01/04 Pride and Prejudice

1/4/2020,2:00pm 

傲慢与偏见~Lucie  Stern theatre , PA ~1305 Middlefield Rd #1, Palo Alto, CA 94301

https://theatreworks.org/201920-season/pride-and-prejudice/

主题:

TheatreWorks Silicon Valley

音乐舞台剧“Pride & Prejudice 傲慢与偏见”

Pride and Prejudice  

Book, music, and lyrics by Paul Gordon
Based on the novel by Jane Austen
Directed by Robert Kelley

 

Dec 4, 2019–Jan 4, 2020


THEATREWORKS’ 70TH WORLD PREMIERE

To ring in the holidays, the Tony-nominated creator of TheatreWorks hits EmmaDaddy Long Legs, and Jane Eyre debuts an unforgettable musical of Jane Austen’s beloved classic. This romantic comedy for the ages brings a witty, satirical edge and a contemporary beat to its engaging score. Let the battle of the sexes begin as a delightfully liberated Lizzie Bennet and a dashing, disdainful Mr. Darcy discover the irresistible power of love.

 

This production runs approximately 2 hours and 30 minutes including one 15 minute intermission.

 

2019/12/28 電影「一棵心中的”許願樹”」

探赋读书会活动:

时间:12/28/19,星期六 2:00pm

地点: Auditorium of SFPL , San Fransico Public Library      

100 Larkin Street, San Francisco CA 94102                    

Screening at 14:00 -16:00                    

電影「一棵心中的”許願樹”」角逐「奧斯卡 金像獎」路演 電影 欣賞會 於 12月28日 在三潘市 :  劉香萍導演 及 主要演員 一起 與 觀眾分享 拍攝回憶 及 回答各位提問 Q & A with Director Ankie Lau & Actors

「幸福路上」by AB

「幸福路上」by AB

午後迎著隱約可見的雨後彩虹🌈去第一次聽說的硅谷台灣會館觀賞影片2D動畫長片「幸福路上」聽說曾獲得了金馬獎 而且導演會在觀影後通過網絡和觀眾交流Q&A 

影片結束後回程路上看到日光襯著雲彩☁️ 思忖著這人生的未可知和平淡旅程 生命通過下一代傳承下去 也許這就是幸福之路 劇中的Granny一直給予女主支持和力量 讓我想到”Coco” 可可「尋夢環遊記」這部影片 不同的族裔卻有著相似的尋根本源

幸福路上就是生命在於源源不斷傳承 雖然女主一直迷惑 卻沒有放棄尋找 我們何嘗不是呢 這一條找尋之路就是一段On Happiness Road

史老师 新书介绍讲座 BY EVE

圣诞节前最后一个周末,探赋读书会和丁丁电视台邀请史老师去做一个新书介绍讲座。在繁忙的节日期间朋友们挤出一点宝贵的时间来聆听文艺老大哥讲故事实属不易!

来的都是缘份,其中一位老哥半个世纪前在上海芭蕾舞团白毛女剧组在广州演出时,曾经到广州中山纪念堂天天看他们排练,现在他已经成了芭蕾之谜了!更惊喜的是另一位叫王平朋友,30年前当史老师去盐湖大学读书时是他机场接机,在史老师举目无亲到美国盐湖城留学,王平同学成为第一位关心史老师的人,30年后居然在湾区重逢这缘分不浅呀!一个传奇人物因为一本书,一个时代的传奇故事就这样传了出去,难道不是吗?

真实的历史老故事都是从爷爷奶奶辈到父母辈一代人讲给一代人听。我也不知道如何感谢,煮了一锅木瓜银耳汤,为前来听故事的朋友驱驱寒,今天的感觉好温暖。

《革命时期的芭蕾》读后感 BY 严子

《严子写的读后感》

 

一口气读完史钟麒的回忆录《革命时期的芭蕾》,不禁感慨万分:原来这位我心目中的“天之骄子”有如此坎坷的奋斗史,触动我的不是那些台上或银幕上的辉煌,而是台下幕后那些琐碎、平凡、甚至有点搞笑的片段。比如在开拍电影的头一天匆忙自己裁制服装,是我绝对想象不到的。

在史老师朴实的笔下,我感到自己身临其境地经历了“大片是怎样制作出来”的过程。那些过程充满了汗水、泪水、喜悦、惶恐,人生各种滋味和人情味,我哭了、也笑了,叹气了、也喝彩了。

然而作者却对自己这种忽在巅峰忽在谷底的人生经历始终保持一种不吭不卑、谦逊平和的态度,使我对已经认识的史老师加深了一层了解,更加深了一层尊敬。

回忆录并非一种很可读的体裁,但是我读史钟麒老师的回忆录却拿起来以后感觉放不下了。原因之一是我个人的经历有不少平行点:父母在我们幼年生活中的缺席、祖父母悉心而又严格的抚养、回想起来几乎残酷的常年集体生活、物资贫乏的生活中那些虽然微小的奖励却带来极大的惊喜,等等。

在史老师细腻的笔下,那个年代的环境和生活状态栩栩如生,史老师惊人的记忆力把我带回我的幼年、少年和青葱时代,让我记起那时的点点滴滴。有首歌唱道:“再回首,云遮断归路”。史老师的文笔,拨开了遮住过去的云,让我得以重新体会和感恩我的人生。

另一个让我捧起书来放不下的原因当然是书中那些史钟麒作为艺坛舞蹈电影两栖明星幕后的那些故事啦!虽然史钟麒是芭蕾舞剧《白毛女》大春扮演者之一,因为我只看过电影,而电影里大春的扮演者是凌桂明,所以我并没有通过这个渠道认识史钟麒。我第一次知道史钟麒是通过电影《生活的颤音》的主角郑长河。1979年,我正在念大学。那时中国还在清理文革留下来的许多伤痕,正处于改革开放前夕,从经济到文化都在经历一种本质上的蜕变。其中一个蜕变就是一反过去电影中的“硬汉子”形象,开始歌颂一些不同的人物,包括文艺工作者。史钟麒以他清秀英俊的面孔、文静中带坚毅的表情创造了文革之后第一个不是硬汉子的男子汉形象,这就是无惧的青年小提琴家郑长河。十八岁的热血青年的我第一次看这部片子是在广西南宁的民族电影院,一下子就被这个人物吸引了。那时不知道偶像这个说法,只记得看后久久不得平静,对于郑长河这个人物产生了深深的崇拜,真想跳进电影与他接近,就算只是观众席的一员也可以。那时电影不多,所以喜欢的我至少看三遍。《生活的颤音》我看了无数遍。我哥刚从舅舅那儿拿来一把小提琴,我借来还正儿八经地想学拉那段电影里的曲子。看了史老师的自传,才知道虽然史老师也能拉小提琴,但能拉出那个水平真不容易,在电影里,那段曲子是中国当代第一小提琴家盛中国拉的,甚至那个只有拉琴的手的镜头,摄的也是盛中国的手。电影这个艺术形式太神奇了! 当然演员的才能是一部片子成功的主要原因。我把史老师回忆录里关于他怎样被挑中演这个角色的过程读了几遍,真感慨里头那些偶然却有时必然的过程。

那么,我又怎样在数十年以后认识自己青年时期的偶像的呢?那必须要谈到史老师的妻子加好朋友加经理张意女士。几年前我在一个登山群体里认识了张意。有一天我与她两人约了去登一座本地的小山,一路聊天,她很随意地提起她的爱人“史老师“。我问史老师教什么,她说”芭蕾啊!” 并且说以前史老师在上海芭蕾舞剧团演大春。当她说到史老师的全名是“史钟麒” 时,我说怎么这名字这么熟悉?张意那时才提起《生活的颤音》这部电影。我傻眼了。赶紧在网上搜索找到郑长河拉琴的剧照:真是这个人?张意依然随意地答:是呀。我知道湾区名人多,可是自己年轻时的偶像就在身边,也太巧合了! 当然啦,当着他太太的面,我怎么好提 “偶像”这个字?那天就这么轻描淡写地过去了。张意不知道的是:当晚我在网上找到《生活的颤音》全片,又看了一次。经过那么多年的好莱坞熏陶,虽然我注意到影片许多不成熟的地方以及迎合当时政治环境的一些造作的设计,我还是享受了整部片子,重温了当时对此片极度喜爱的心情。

第一次见到史老师是在一个朋友的生日趴上,给我的第一个印象,就是他多么平易近人!后来我这个不会跳舞的人经过张意多次规劝,终于开始跟史老师学习芭蕾,史老师脱掉夹克和鸭舌帽,以黑色紧身上衣、蓝色运动裤出现,俨然成为一位严格的中年芭蕾老师。于是我从第一个动作开始,就这样居然学了三年。我认识的史老师一点架子没有,十分简朴、谦虚,并且办事十分认真。三年来我因为忙、有时因为懒,缺不少课,其他同学也有进有出,可是史老师几年如一日,孜孜不倦地备课、有条有理地教课,在他身上,我学到的何止舞蹈,更学到如何做人。跟史老师混熟了,有时忘了他是名人,尤其是玩起来,他还挺疯的,唱啊、跳啊、搞笑啊,都是出自他潇洒、纯真内心的自然流露。

史老师文如其人,他的回忆录写得十分自然、真实、没有任何夸张或者矫揉造作。俗话说看人就看他怎样对待他人。史老师在写每一段经历中,都给予他人所有应该得到的荣誉和功劳,而对他自己许多卓越的成就却轻描淡写地滑过去。他记得每一个人的名字,对于不幸逝去的每一个人都写出真心的痛惜和感恩。

《革命时期的芭蕾》是一部记录中国艺术史的巨作,也是一部个人和团体的史诗。它既富有教育意义、又充满人性和情感,其中更有许多传奇似的真人真事。今天作者史钟麒是虽是一位年已七旬的老人,却依然身材矫健、精力充沛,说话、办事、唱歌、跳舞都依然是当年的帅哥模样,每天在谱写新的史诗。祝福史老师,期待史老师的下一本著作!

《读懂史钟麒的书》 丁言昭  

《读懂史钟麒的书》 丁言昭  

早就听董锡麟说团里有对双胞胎演员,史钟麒和史钟麟,长得很俊,条件也好。每次到上芭去玩,只是远远地看到他们兄弟俩,没有说过话。

史钟麒给我的感觉是个话不多,比较腼腆的男生,没想到过了若干年,居然写了一本书《革命时期的芭蕾》,真让人刮目相看。

2019年11月6日,史钟麒的廖姓朋友将书送来后,我是紧赶慢赶地看,因为后面还有不少朋友想看。每天我白天外出采访、排练、演出等,回家不是写作,就是看有关材料,晚上抽时间阅读。打开书,满眼都是熟悉的人、熟悉的事,看着看着会浮想联翩,想起《白毛女》的坎坷经历、辉煌的旅程。董锡麟演《白毛女》里的杨白劳有一千五百场之多,我至少看了几百场,包括两人上山的那场。在与史钟麒微信联系中,我发现他是个热情奔放、说话有条理、成熟的男士,完全颠覆了我以前的看法。我在采访朱依群时,说到当时有个叫王月后的外国人到学校去招生。我翻阅了手头材料,只在宋鸿柏的文章里找到,说她是从北京舞蹈学校调来的,没有详细材料。

于是我问在新加坡的沈芷华,她说,你去问史钟麒,王月后教男班的,他肯定知道。我再向史钟麒打听,果然他知道,还告诉我,他书里有一节专门写到她。那时书刚刚拿到,来不及看。用别人的材料,最好得到作者的同意。史钟麒非常宽容,允许我随便用。书中说到他如何受伤,在怎么样的情况下扮演大春,业余时间爱弄收音机、爱做衣服,没想到去美后,这些爱好竟派上大用处。

看到后来,我为史钟麒的命运担忧,不知道是啥样结果,赶紧翻到最后看看。还好,他结束了自己不熟悉的事业,还是回到自己的老本行——舞蹈,在舞蹈世界里,如鱼得水,有滋有润,活得可自在了。书的最后,有几篇同学写的文章,很耐看。特别是顾蓓蓓写的那篇,我看了好几遍。因为与她很熟,还教过我《北风吹》。1981年她与胡嘉禄举行舞蹈晚会,我为他们写了串联词,请乔奇和陈奇当主持人,可惜他们演出那天,我在哈尔滨参加萧红七十周年国际研讨会,但我的母亲王汉玉和二姐丁言仪,与郁达夫的夫人王映霞同去观看,结束后,上台去表示祝贺,不知是谁,摄下这一珍贵的瞬间。

我曾为她写过一些文章,其中有一篇《民族舞的佼佼者——记舞蹈演员顾蓓蓓》,刊于1980年9月20日《舞台与观众》,写到她演《惊变》中的白素贞,舞姿优美,形体柔软,表演细腻,看到她那刚中带柔,柔中带刚的动作,谁会想到前不久,她在排练中不慎肋骨骨折,还在卧床休息。我一直很敬佩她,1977年去法国、加拿大演出时,半月瓣受伤,膝盖疼痛不已,但为了艺术,她咬牙坚持,在《草原女民兵》中任小战士,高难度动作非常多,如蛮子下马、云里加冠上马、跪平转、跳平转等,那次谢幕三次,观众还不肯罢休,仍热烈鼓掌。

当年她单独一人去美国,我觉得她太勇敢了,我就不敢。记得有一次,我在家里接到一个来自美国联合国的电话,原来那位先生是个文学爱好者,要举行徐志摩国际研讨会,邀请我前往演讲。

因为那时我写了徐志摩的三本书:《悲情陆小曼》《骄傲的女神——林徽因》《徐志摩的元配夫人——在现代与传统中挣扎的女人》。我问在哪儿举行,回说在美国,我马上回答:“太远了,不去!”那人很为惊讶……朋友们得知此事后,都哈哈大笑,说我真傻。人品和书品是相对等的,《革命时期的芭蕾》的灵魂是舞蹈,而舞蹈就是史钟麒的生命啊!

(她是芭蕾舞剧《白毛女》中杨白劳扮演者董锡麟的太太,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戏文系)

1 2 3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