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05 纪录片电影《硅谷中国人》第二集

纪录片电影《硅谷中国人》第二集以教育为主题,讲述硅谷三个学生和一个官员的故事,意在讲述教育的力量, 彰显硅谷华人在子女教育上的努力和秘密公式。

 

《硅谷时报》
 
张慈,和八十年代当时想要有所突破的中国年轻艺术家一样,她在八十年代末尝试各种流传到中国的文学艺术形式,拆散结构助词的汉语写作,作品有《刘正星》《我是鸣凤》《独步人生》《西风笑故我》等。而她在导演吴文光首部纪录片《流浪北京》里饰演的那个从《个旧文艺》编辑社出走的女文青,让人印象深刻。这部在落败的北京四合院拍摄的纪录片堪称中国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纪录片。不得不说,她的文学创作和源源的灵感,以及所呈现的意识是具有超前性的。
 
她说,她传奇的艺术人生,她的创作过程和作品背后的灵感,皆来自于流浪。
如果你了解她,你会知道我用“能折腾”来形容她并不为过。她有个美国名字May May Miller,之所以冠以Miller,是因为她嫁了个德裔美国人,不是美人计,不是苦肉计,而用的是“孙子兵法”让这个美国人就这么乖乖“中计”娶了她,育有两女幸福至今。这其中的故事我并不想展开赘述,但如果你认为这就算是“折腾”那就大错特错了。这位曾在云南文坛红极一时的传奇女子,本已稳扎北京依旧不甘心,还要“折腾”出国。这在几十年前的中国,对一个年轻人来说,种种现实壁垒,逃离“北京“远漂海外,无不需要莫大的勇气,更何况是那种基本口语对话都谈不上的半调子英文。但对张慈而言,如果你凝视过她的眼睛,你便知道——相较于安逸、稳定的生活,她更渴望到世界的舞台上看到自己人生更多的可能性。
心有多远就走多远,如今,她正在一艘环游世界的邮轮上,和9名艺术家共同开启了一场“发现世界,发现自己”的环球旅行,而这艘9万吨的巨大邮轮上来自67个国家,共2400名乘客,1300名船员,未必记得住她的名字,但都称她为——中国奥普拉。那么,她又在“折腾”什么呢?借由她航行中间飞回硅谷完成一次讲座的机源,我在她位于美国硅谷Palo Alto的家中采访了她。
 
 ——《硅谷时报》主编于丽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