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金山De Young博物馆-莫奈后期艺术展

@Jennifer Huang 大作:旧金山De Young博物馆-莫奈后期艺术展

为啥要去看莫奈的画?因为值钱!这位法国艺术史最成功的画家之一,画作动不动八千万起价。 他笔下的睡莲,就像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一样,独树一帜,无人出其左右,随着时间的推移,价格节节标升,好的作品,是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也值得文青们百忙之中,一窥究竟!

莫奈成名较早,三四十岁就凭着画作衣食无忧,他性格沉静,不好狂放,赚了钱就盖大房子,逐渐地把邻居们的房产土地都买过来,甚至通过地方政府动议,让河流改道,给自家修出个美丽的莲塘,从此心满意足地对着他的莲塘画个不停,一沙一世界,一叶一天堂,人与自然,就这么点关系,莫奈是螺丝壳里做道场的发扬光大者!

莫奈的画,构图受日本艺术的影响,简洁优雅,色彩丰富清丽,对光的反映有某种迷离的暄染,以至于凑近了看,似乎看清楚了,倒退几步看,又是一种感觉,甚至转一圈,回头再看,又觉得象是不同的画,不同的意境,很令人玩味不已!

莫奈很长寿,活了八十六岁,最可贵的是他坚持作画直到生命的尽头,钱越赚越多,画室也越建越大,豪宅里总共建了三个画室,一个比一个大,他的助手们,整天就是帮着他摆画架,布画笔,使八十多岁的莫奈能够爬上爬下去画比人还高的巨幅画作,他的园丁们则天天伺候着他的宝贝睡莲,以保证一花千般景,景景各不同。

画作即灵魂,画展所展出的莫奈后期的十几年的作品清晰地呈现出莫奈的个人生活轨迹,有妻儿环扰生活美满时的花好月圆,良辰美景,也有妻子过世,长子骤逝后笔下的零乱模糊,更有视力不逮,几近失明时凭着记忆画出的色彩厚重堆砌的画作,莲塘还是那个莲塘,日本脚桥仍是那座桥,可是细细比较,不难看出岁月和生命在画家笔下的流逝!比较有趣的是,莫奈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不画莲画花了,画什么呢?画柳树,是的,中国画里的柳树,无不风姿摇曳一派清风明月的意境,莫奈的柳树呢,一看就是千头万绪的乱糟糟!老头画柳的时候,第一次世界大战战事正酣,后院远处炮声隆隆,儿子们生死未卜,任是性情沉静的莫奈,也会煞是心烦意乱!

莫奈的一生,才华卓越,功成名就。  两任妻子,八个孩子,足不出户,却能独步江湖,无人向左,秘诀是什么?那就是:专情,专注,专业。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画水中莲。 莫奈白专道路走到底的人生,比起De Young楼上展出的同一时期的倒霉画家高更,那可是开挂的人生,妥妥的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