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金山De Young博物馆-高更的灵魂之旅

@Jennifer Huang 大作之二:旧金山De Young博物馆-高更的灵魂之旅

高更(Paul Gauguin)不是我的🍵,因为我看不懂。 作为法国后印象派最有代表性的画家之一,高更的作品下笔大胆粗旷,色彩明艳,对比莫奈(Claude Monet)画莲的那一汪湖蓝,高更的作品色彩浓重艳丽得多,他的后期作品多以砖红色为基调,让我觉得热烈中透着某种躁动与不安,观之too much to the eyes.  高更的才华是多方面的,不仅油画独树一帜,木刻,陶艺,雕塑,指哪打哪,遍地开花,令人印象深刻!

与莫奈顺风顺水一路开挂的人生不同,高更在美术上是半路出家,自学成才。他出身书香门第,外祖母是法国著名的社会主义激进派作家,也是女权主义奠基人,按如今的标准,高更应该算红二代,小的时候高更是在法国殖民地秘鲁过着土豪的生活,回到法国后,作为青年才俊,高更娶了来自丹麦的白富美太太,每天去巴黎交易所当白领精英,郊区买了大房子,一口气生了五个孩子。  本来这样的小日子可以花团锦簇,欣欣向荣地过下去,可过没多久,高更在交易所的艺术发烧友的影响下发现了自己灵魂的呼唤,这可了不得了,致命的诱惑,从此高更骚大发了,开始了一手好牌打到烂,一路作出天际的狂放人生!

高更早期的作品还是比较中规中矩的,景物画用色深邃凝重(图七),后期的作品特别是到太平洋岛国大溪地以后,作品明显狂放热烈得多,高更喜欢用平面的线条表现立体的物体,用明暗表现层次距离,又喜欢用象征表现纯粹的自然主义,经常在主题人物后面画一些阴郁的影象(图二),在我看来莫名其妙又神秘叵测,简直鬼影重重…..

Anyway,佛洛伊德说作家就是白日梦,画家也一样,高更的名言“我梦故我画”( I paint and dream at the same time),就这么梦着画着浪着,可惜满腹才华无人识,满室作品没人买,落魄的高更在贫穷中挣扎,又在一无所有中享受彻底的自由,老婆孩子各自漂零,渐无音信,高更算是从此彻底献身艺术了。

高更和凡高(Vincent Van Gogh)是好基友,两人曾经相约同住,一起画画,可是我猜艺术上狂热的人生活上也会有某种偏执,总之住不到两个月,好基友就闹翻了,据说凡高的著名割耳事件,高更既是目击者,也是当事人,有说是两个男人抢女人,又有说是凡高嫉妒高更移情别恋,总之恋恋相怨,一笔糊涂账,凡高从此丢了个耳朵。

高更的晚年蜗居在法属殖民地的大溪地,初衷是亲近原生态的大自然,其实是穷得哪里都去不了。高更追求自由的同时,也收获了梅毒,据说最后的日子两腿溃烂,痛不欲生,在死亡和明天不知哪一个先到的日子里,高更发出了灵魂三问”where do we come from? what are we? where are we going?” 这幅惊世之作旧金山De Young没展出,网上看了画作,从右看到左依然看不懂。 据说高更扬言画成之日就英勇就义,可是不知是不是因为囊中羞涩,毒药没买够,高更服了毒,呕吐了一番又活过来了,没死成,有点象如今的美女立志减肥,放了大招不过是拉了几泡稀屎,总之高更最后的几年真是过得不平安,最后死于心脏病。

高更只活了短短五十四岁,生前艺术才华不为同时代的人所接受,也没享受到任何名利上的好处,对放浪形骇的行为艺术家来说,我觉得这是件好事,不然他那些数不清的情妇和私生子们大概又要作出泼天的鸡血事件来。